守门员莉莉安

忠修星 秋夜进补 筵席+宴后


备餐
上桌
附:当我们谈论沈炼时我们在谈些什么


秋夜进补 筵席+宴后


官袍半褪,刺金绣银缠身。入宫以来,赵靖忠的物事从未得见天日。出恭起兴照例屈身,无不效仿其他宦官。有时装得像了,连他自己都当它不复存在。可丁修只一句话就将此物召唤出来!不,不只一句,丁修这嘴,打他们初见那一夜就没见合上过。
赵靖忠手上功夫很好,真正人道起来还是初学初练。光是在沈炼那边,就受过不止一次的挫。他屡败屡战。今夜又有丁修襄助,赵靖忠多出不少信心。
"请问丁兄,何时轮到我?"看丁修腰身摇摆出激昂的节奏,赵靖忠躁动着跃跃欲试,却不得其门而入。
"忠儿!"丁修挤眉弄眼,"叫我,修哥儿!"
忠你娘!赵靖忠真想拿那话儿抽他!
"我娘早夭,卒年二八。出殡那天我还给她枕边放了一枝黄花。"丁修嘴上啪啪,腰上啪啪,撞得那好汉卢剑星关不住满园春意,花'径愈发通润。"赵公公,你要骂,还是骂我大爷吧。我娘走后,是他送我去青楼求学,学卖屁股。青楼很舍得出钱,我去提他脑袋那日,他正倚在紫金椅上,同一屋子宠童侍妾寻欢作乐。"赵靖忠默默听了,搜肠刮肚没找出什么话。不料丁修语气一改:"其实我顶敬佩我大爷!他晓得卖屁股来钱快!而且我现学现卖,跟着青楼师父学出一身好功夫!督主且看,卢大人被我'插'得多么好看!"于是赵靖忠听出他话里至少三成虚情假意。那又如何?宫里有了丁修哥儿,日子十足快活!
"你别欺他太狠,"赵靖忠看卢剑星连连翻着眼睛,销'魂到几近昏厥,"给我留个活口。卢剑星是个忠人,教导好了,带去见皇上。皇上正愁无人可用,定会龙颜大悦。到时候有你的好处拿。我说,轻点儿!丁,修哥儿!"
丁修面朝花圃背朝天,数着拍子辛勤耕耘:"一百九十八,一百九十九,两百。"转眼又杵完一轮。他抹去满额热汗,对赵靖忠露出憨厚的笑容。农人喜迎丰年也不过如此欢乐,赵靖忠愣愣地看着丁修,一些不成形的片段飞过脑海。单是走了这么一会儿神,他的物事就让丁修趁机揽入掌中。
"唔,"赵靖忠吓得回缩,丁修得寸进尺一把抓紧。两人僵持了一阵,眼神飞来飞去不住交会:
"放手!"
"放了督主要跑!"
"当然,你那眼神,简直要吃人!"
"吃你大爷!忘了咱们要一起吃宵夜?"
"唔!"
"唔你大爷!快来,还有位置!"
赵靖忠从灵魂交流中回过神来,丁修已经手把手帮他把物事架设在卢剑星花'口。见丁修仍驻扎蕊心无意退出,赵靖忠只觉进退两难。
"哪里有我位置?"他困惑不已,不耻下问请教丁修。
"本来没有,进来就有了。"丁修搔了搔头毛,"督主喜欢前入还是背'入?"
赵靖忠不能说他不懂,就随机选了一个:"背'入吧。"
"那敢情好,"丁修捞起卢剑星耕耘之余精疲力竭的躯体,胡乱撕扯一番。红衫尽碎,卢剑星的光'裸'脊背暴露在东厂提督审度目光下。丁修耐心指点新'雏赵靖忠:"一巢二鸟,我前你后。乍一看进不去,慌不要慌,鼓足勇气向前送便是了。"
赵靖忠鼓起勇气,依言前送,果然在丁修和卢剑星之间打开一隙。然而卢剑星初尝人道,通路既窄,这一会儿单凭经验尚浅的忠雏'儿仍不能开启三人行的康庄大道。丁修毕竟通晓人情,见赵靖忠受阻,便主动退出,让督主背后先行。
赵靖忠谨慎入驻,体会到了难以言喻的窒热。他赧然抿唇,架住卢剑星肩背,以自己物事为轴,左右摇了摇,举止青涩。丁修又想笑他不行,又怕笑了真会不行,只得竭力忍笑,抵住督主的火热,款款顺入卢剑星花心。丁修一来,赵靖忠头脑便是一昏:比起卢剑星温润的内里,丁修的炽热紧贴着他,才更教他无从招架。他仿佛第一次发现了身下之物的存在!快感一波高于一波,东厂提督身心耽溺,终于不敌本能,逐波而去。只剩丁修一人长刀纵横,独自埋首苦干,以扛鼎之势推动星忠二人,将一巢二鸟的三体交融推往宇宙终极的大和'谐。


"丁修,为什么,"赵靖忠仰卧在地,望向房梁,"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。"
梁上丁修神清气爽,摘下葫芦大口畅饮,咕咚咕咚咕咚:"多练就好了。"说着眨了眨眼睛,一脸促狭。赵靖忠明白他在睁眼话瞎,干脆反客为主:
"丁修,你下来,我们还有茶点没吃完。"
"督主你大人大量,好歹让我喝口酒缓缓!"梁上果不其然传来哀号。赵靖忠抿嘴笑了。他侧身解开卢剑星脚上绳结,取回击龙银枪当作拄拐,颤悠悠地起身。卢剑星一声不响,仿佛陷入了无尽的沉思。赵靖忠推了他一把:"卢大人,想什么呢?"
"我在想,"卢剑星眼中流露壮士断'背式的坚毅,"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我娘、一川,还有二弟。"
"要见沈大人,那还不容易?"丁修刀尖挑起葫芦,对准赵靖忠的书架推送过去。葫芦飞落之处,一声咔嚓。机关弹开,暗门开启。沈炼的俊脸,沈炼的心跳,和沈炼的苦笑,全在门那边了。
"二弟!"卢剑星不顾一身狼藉,叫喊出声。
"大哥。"沈炼右手仍戴着卢剑星送的那枚顶针。四围烛火照耀下,映出半轮光圈,热烈又苍凉。
"好饿,好饿!"丁修一跃而下,奔赴琳琅满目各色"茶点","大半夜的,您俩别急着叙旧,先来贴了这秋膘!忠儿,下回咱们吃火锅,如何?"
"可以,"赵靖忠看去毫无异义,"不过!"
"督主有事?"
"不,没事。"
"忠儿",仔细想想,也不算太坏。
"没事就好,"丁修笑嘻嘻地,一团孩气,"有事的话,我可以雪中送炭。"
"咄!"赵靖忠一巴掌把他拍走,"吃你的宵夜去,胖丁!"

—下回见—

评论(13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