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门员莉莉安

忠修星 秋夜进补 序

好的,我续起来了。
前文1
前文2
这只是一个短暂的序幕。


秋夜进补 序


"公公,公公,公公!"听张英三段式呼号一声高过一声,赵靖忠拢起俊眉站起身来。
"人呢?"他声线异常低沉,渲染出高压的氛围,房梁上丁修听了不由莞尔。
"带来了,这就给公公供上来。"张英回秉完毕,恭敬地退了出去。
梅莺在怀里轻声嗡鸣,丁修捋了捋刀鞘,轻柔如抚摸小兽皮毛。只见赵靖忠在他身下窸窸窣窣动了一会儿,击龙枪连枪带套纳入督主的掌心。莫不是督主要亲手捅穿卢剑星?丁修一壁安抚梅莺,一壁观察赵靖忠举动,暗自忖度:这赵督主形体俊俏、一身正气,偏偏沾染阉党的铜臭血腥,可怜,可惜。
又听赵靖忠在他身下幽幽开口:"卢剑星。"三个字隐隐沾染着情欲的意味,却让丁修不免诧异了。
"卑职见过督主。"卢剑星垂首作揖,看去恭顺服帖。或许是赵靖忠保他一命,两人私相授受,过从甚密?那他要他杀他作甚?丁修无聊地捕捉起房里飘荡的闲情愁绪,梅莺嗡鸣声更响了。
赵靖忠出手很快。丁修把左手长刀换到右手的工夫,赵靖忠的枪已经横在卢剑星颈后,逼着卢剑星头脑压得更低。"督主,要杀我?"卢剑星语气平淡自然,好似在话家常。随后赵靖忠封住卢剑星吐露太多实情的口唇,让杀与不杀的答复消融在秋夜微凉的亲吻中。丁修抚心嘿然一笑,这会儿竟也想寻一双唇,狠狠啃咬舐弄一番。身体正无端发热,赵靖忠在卢剑星脑后比了个手势,示意丁修动手。
为了四百两银子,干吧。丁修翩然跃下,挥刀斩断卢剑星头顶发簪。万丈青丝轰然坠落,给卢剑星和赵靖忠结合的部分平添几分柔美的朦胧。再一刀,卢剑星身后衣衫破碎纷飞。从他过门丁修就注意到了,教坊司的薄罗红衫穿在卢剑星身上毫无违和;即使是此刻,下摆纷纷碎裂,也自然无比、浑然天成,仿佛卢剑星生来就该穿这身朱色衬他无双红颜。第三刀,梅莺贯入卢百户股间,贴着根部唰啦啦飞过,不伤皮肉分毫,却完美实现了精神上的阉割。卢剑星一时大恸,以为自己命根也让刀割了去。而赵靖忠早在发落之时就不再吻他;没了东厂提督的扶持,卢剑星腿脚一软竟跌了下去,匍匐在丁修赵靖忠中间,什么百户的尊严也都在膝下碾了个粉碎。
剩下二百两,要怎么到手?丁修狐疑地看向赵靖忠,真要杀?
"丁修,"赵靖忠拿枪头拨开遮掩卢剑星下体的流苏样红绸,"留下来,一起吃宵夜。"
"卢大人看着这么糙,能比大葱香肉包子好吃?"
"闭嘴!"赵靖忠拿枪杆掼搡他,"再提'包子'二字,本督亲手把你剁成香肉!"

—待进食—

评论(20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