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门员莉莉安

一川让丁修别来找他,隔天自己又送上了门。

“师哥,我才知道,你成天上青楼根本不是去买人家姑娘,是自己去卖屁股。之前教训我一套一套的,什么京城达官贵人都有龙阳之好。师哥,你倒说说看,什么样的达官贵人肯买你这黑黢黢的金贵屁股?”

丁修一口包子咽到一半哽住,然后剧烈咳嗽起来。师弟什么时候这么能唠了?他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,那肥佬还杵在原地,一斤不少。

“还吃牛肉大葱包子呢?听说你就拿这破玩意儿逗我二哥?人家能跟你好上吗?我二哥喜欢吃江南菜,你这大葱大蒜的,倒贴人家都不要!”

“不是,你……真是我师弟?你看着比他高、比他大、比他胖。”

“师哥,咱俩约定‘老死不相往来’之前,可是发过誓‘苟富贵毋相忘’。一转眼咱俩都过上了刀尖饮血的好日子,凭什么你吃香喝辣,我君子固穷?现在我空长了一身膘,你还翻脸不认人?你凭什么?”

凭我肯去卖而你不肯为五斗金折腰。丁修愤愤嘀咕着往外走,一伸手,梅莺……不见了。

“找你刀啊?你刀不在。”一川进门前就把廊下立着的梅莺踹飞了,此刻倚着门扉卖着假笑,“你以为你了解我?你以为你很了解我?我实话告诉你,师父的独门绝技从来不在那把戚家军刀上!知道什么是短小精悍吗?我和我的刀就是!”双燕夺门而出,贴着丁修脖颈柔软处堪堪划过,没有夺命,但见了红。

“嘿,不愧是师父带出来的小白脸、小人精,偏偏一脸忠良仁厚。”项间飙出一缕不祥的红线,丁修不予理睬,“那你倒是跟师哥说说,你家沈大人不喜欢大葱,喜欢什么?”

“二哥喜欢暖香阁的周姑娘,喜欢我大哥缝的五彩香包,喜欢赵公公含在口中的玉,喜欢给我钱再让我转交给你。”一川眉飞色舞,“二哥喜欢黄酒,不喜欢高粱酒。二哥喜欢嫩姜,不喜欢葱蒜。二哥喜欢鸡鸭鱼蟹,不喜欢猪狗牛羊。”

继续滔滔不绝:“二哥不喜欢贼寇欺负姑娘,不喜欢锦衣卫欺负姑娘,不喜欢青楼妈妈欺负姑娘。二哥不喜欢你天天趴在窗边看他看到夜半也不敢跳窗过去求欢。二哥喜欢我,喜欢大哥,喜欢宫里的赵公公。二哥不喜欢你。师哥你赶紧醒醒吧!别指望我二哥肯为你折腰!”丁修气结,横空飞出一个扫堂腿。一川灵巧地跳开,一个鱼跃逼近院子里横斜的梅莺一把捉起,甩了个漂亮的刀花,真是雄赳赳气昂昂,搭配一抹正邪莫辨的嗜血冷笑,炫目逼人,丁修眼前登时一花。再睁眼,一川的莺燕参差刀已逼近心口。他再无退路,何况哀莫大于心死。师弟知道沈炼这么多事情,他对此却一无所知……沈炼……

丁修此生最难言的欲望,是沈炼。

他眼前正走马灯似的跑过自己的一生,“沈炼”二字倏地闪现。“不!我一定要等到沈炼给我赎身。那一日到来之前,谁都不能死。”他心底还有梦,还不甘心束手就死。

“师弟,让师哥把包子吃完。吃完了,师哥就不再想你二哥。”丁修认真的眼神摄人心魄,“这是师哥和你的,约定。”

“师哥当然可以把包子吃完。”一川以快的看不清的手势收了三刀入鞘,“但师哥还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“说来听听?”

“今后别去卖了。”

“不卖?那可是教坊司开的青楼。出来不仅要赎金,还要刑部的文书。再说了,师弟,凭你那点俸禄,赎我?”丁修嘿嘿笑了,自不量力的还不止他一个。

“最近不是抓了不少阉党吗。有一个刑部的陈大人,经二哥交涉,同意在特赦文书上添几个名字。”一川从怀中甩出一沓银票,“这是二哥托我转交给你的。最后一次,不会再有了。你出来之后,咱们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“是师哥不够润吗?”丁修前日被一川操弄过的部位还在隐隐作痛,他硬撑着说了句玩笑话,算是临别赠言吧。

“润不润,得我二哥说的算。我听二哥的。”一川笑了笑,明媚又哀伤。于是丁修明白过来,师弟口中“老死不相往来”的真正含义是“后会有期”。他吞下最后一口冰冷的包子,心已经凉透了。


-完-

评论(11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