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门员莉莉安

“穷,就不要出来浪。”赵靖忠合拢双腿凛然起身,“瞧你那点银子,打点下人都不够,还想买通看守逃出东厂点心房。沈炼,你也太恃宠而骄了。”

“可是督主,沈炼对你……”也并非全无真心。这话他说不出口,又怎能咽下。哽在喉中,无声的渴望,漫漫无涯。双手让镣铐反剪在身后,他整个人踉跄着慢慢后退。脊背撞到房门上的锁链,铿锵作响。

“对我?”赵靖忠一步步逼近他,“对我怎样?”

“……问心无愧。”硬着头皮,他挖空心思寻觅一个词,为的只是不激怒眼前状似倨傲实则纤弱的督主。

“哼!”赵靖忠的脸色在昏暝的室内晦暗不清,声音听起来也没比平时多几分情绪。沈炼仍未放弃逃离的渺茫希望,试图反手开门。金属碰撞的响动回荡在幽闭空间里,扰乱心弦。赵靖忠上前一步,逼走两人之间仅存的三寸距离。绯色金线织锦衬上飞鱼纹青色曳撒,满室昏蒙。沈炼虽看不清颜色,却能结结实实感受到赵靖忠胸膛的力度。

“说问心无愧,还指望本督信你?”赵靖忠探手到沈炼身后捉紧他手腕。话里虽然藏着冷锋,与沈炼相触的指尖却是暖的。

“沈炼……没有指望督主信赖。”

“死鸭子,嘴那么硬……”赵靖忠以足尖挑起沈炼下摆,加一足于两膝之间,提膝向上,缓缓碾压沈炼的中央。直到沈炼开始站立不稳,他才暂停动作,扯着衣领把人拽回拷问铁椅。面对面跨坐椅上,墙角的微暗烛火照得两人壁影幢幢。赵靖忠咬着沈炼的唇角,一手撑在总旗官背后,另一手掐上沈炼火热的前端,两人重叠的唇间流出零落的喘息。

“瞧你这副样子,”赵靖忠放过了他的嘴唇,手上仍不停歇。沈炼竭力压抑着喉音,头倚在赵靖忠颈侧。那里有脉搏涌起的微澜,宛如火鸟振翅,炽热、轻快。赵靖忠嘴唇软,脖颈也软,练枪多年的手掌虽覆着薄茧,动作却始终柔和而不失力道。此刻,沈炼的要害正落在他手上,而他的,也近在他眼前,一张口,就咬得到。


咬他

吻他

评论(15)

热度(48)

  1. 也宝也宝聪明的也宝守门员莉莉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玩!
  2. Liebe喵了个咪守门员莉莉安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脱丝拖曳副司机守门员莉莉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来一发~~~~~~~~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