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门员莉莉安

于是他趁势咬了上去。

赵靖忠吃痛,松开了手。得到解放的沈炼挺身向后,一个鱼跃,稳稳落地。他口中有赵靖忠的血,腥甜咸涩。几步退到门口,他侧身一瞥,再度反手打门。这回门栓倒是教他拨开了,只是双手仍受束缚,不便曳门而出。

赵靖忠起身,抽出汗巾抵在颈侧,只手去抓壁角的击龙枪。沈炼见状几步向前踢飞白缨长枪……

那么问题就来了,枪杆在空中打转的间隙,赵靖忠是接还是不接?枪杆砸下来,会不会反伤枪主一记?沈炼一脚踢飞击龙枪,自己有没有失去平衡,顺便把赵靖忠绊倒在地?

当然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。

枪杆在空中翻滚半周,银制枪头朝下当头砸落。赵靖忠伸臂去抓,不料被沈炼收腿时一勾一带失去平衡扑倒在地,受过伤的右手好巧不巧又让落下的枪头刺了个对穿,牢牢钉在了地上。

“瞧您这副样子,”沈炼勾起嘴角,笑容里闪烁着赵靖忠的血色。

赵靖忠双目圆睁,同时忍受脖颈和右掌的疼痛。他试图拔出枪头,挣扎过程中颈侧伤口张裂,流血更甚。他倒在自己制造的血泊里,一声不吭,瞬也不瞬地瞪着沈炼。

“别看了,我不会喊人救你的。当然,外面都是督主的人,沈炼也一样逃不出去。”沈炼索性在赵靖忠身前坐下,手撑在背后,“督主不要再忍了,有什么话,趁现在说。以后不一定有机会了。”

“沈炼……”赵靖忠声音已不像以前那么中气十足了,“拿我的腰牌……出去……不要回头……看……”

“督主放沈炼走?”沈炼狐疑地看他,又侧身给他展示自己铐起的双手,“有这个在,除非我自断双手。否则,别说走出去,就连取块腰牌都不是件容易事。”

“你……过来……”赵靖忠脸上的血色正在一点一点褪去,“给你开……锁……”他口中有血涌出,衬得脸色愈发苍白。


我信你

我不信你

评论(2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