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门员莉莉安

沈炼向前挪动了半尺,又挪动了半尺。他们之间还有三寸距离。沈炼侧身过去,任由自己的手与赵靖忠的短暂相碰。赵靖忠不受束缚的左手从腰间牵出一块美玉,用宫绦系着,丝绦另一端是一柄黄铜小钥匙。沈炼瞥见了,眼前不由一亮,心底却是一窒。

夺走他自由之身的,正是这柄小钥匙。

身后一阵窸窸窣窣,赵靖忠倚在他背后,努力靠单手给他开锁。早知今日,当初又何必锁上,白白耗上一条命。沈炼百无聊赖地想着,等他留意到身后动静变了,也多少是迟了。

赵靖忠好容易将钥匙送进锁孔,却没有费半点力气去转动。他松开手,任宫绦垂落。借着倚在沈炼背上的姿势,他缓出点力气,一咬牙,拔出了钉进右手的枪头。枪杆夹在腋下奋力一旋,击龙枪一分为二。沈炼转身稍迟了半拍,终究是没有躲过击龙断枪的搏命一击。

枪头贯入他胸腔,刺透他心房。剧烈的疼痛让他在赵靖忠怀里挣扎抽动起来。赵靖忠左手仍在用力,枪尖撕裂沈炼背后的贡缎衣料,尖锐地顶在赵靖忠心上。最后沈炼不动了,赵靖忠这才撒开紧握枪杆的手,右手仍环在沈炼腰间。血,似乎已经流干了。

他费尽最后一点力气,转动了沈炼手腕上的小钥匙。

一声轻响过后,他们都自由了。


End 03 (True End) La Clé et le Cœur

二周目

评论(1)

热度(9)